管鲍之交分拣中心菠萝蜜

墨玉晶为底,乌金楠木为墙,金玉瓦屋檐上雕琢着栩栩如生的神兽。

这座大殿,幽冥老和巫山庆也一同取了个吉利的名字,叫做云祥殿。

进入殿中,中间最宽敞的位置,已由墨无越亲自布阵,设下防御阵法和隔音阵法。

围绕中间一圈,摆放椅子是他们观看的位置。

视野最好的正中间,无疑是墨无越的。

以墨无越为中心,往左是小五、幽辛、小陌和幽冥老。

往右坐着颜曼冬、君冥夜、沈沧冥、卿羽、霜帝他们。

负责见证神药师考核晋级的五位,千秋陵、巫山庆和其他三位高阶神药师,要分别站在五方,全方位的观看君九和巫柔的考核过程,并负责录入玉简中,做好记录。

现在君九和巫柔还没来,千秋陵他们也没到位置上。

千秋陵坐在位置上,斜睨巫山庆带着三位高阶神药师去见墨无越,不由玩味的问幽冥老:“幽冥老,你说他们去见邪帝,那腿抖是兴奋还是怕的?”

幽冥老微微一愣,闻言抬头看去,顿时嘴角一抽。

果不其然,除了巫山庆早就习惯了,神色平静沉稳以外。

让宅男入迷的MM性感身段

另外三位高阶神药师,要么脊背蹦的笔直,要么不停深呼吸,要么两腿颤颤。

旁边小五、小陌也听见了,齐齐看去,小陌眨巴着粉红宝石色的眼睛,悄悄对小五说道:“这看着像是去上战场的。”

“神驿不是自己人吗,还怕墨撩撩?”

小五也是诧异。

闻言,幽冥老和千秋陵对视一眼,自己人?

在他和君九一起出现前,神域可没有谁是邪帝的自己人。

邪帝面前,只存在两种。

要么是邪帝不屑一顾的,要么是被邪帝揍过/杀了的。

邪帝揍人,可不管你是什么身份,想揍便揍了,想杀也就杀了。

比起后者,被揍的好歹留了一条命。

再说巫山庆带着三位高阶神药师到了邪帝面前,率先行礼:“邪帝。”

三位高阶神药师也跟着行礼,“见过邪帝。”

墨无越并不喜欢神驿少主的身份,也不许任何人这样称呼他,因此神驿中人都是跟着神域众人一同称呼邪帝。

墨无越金眸淡漠无情的扫过他们,“嗯,去准备吧,小九儿就要来了。”

“是!”

四人退下,巫山庆冲千秋陵使了个眼色,千秋陵这才迈步走过去。

远离了墨无越后,三位高阶神药师顿时缓过劲来,脸上神色激动大于忐忑。

千秋陵走过去时,正好听见其中一人在悄悄对身边人嘀咕:“这才是头一次见到平静和善的邪帝。”

“可不是吗。

我上次见时,邪帝刚刚屠了一个小势力,血流成河,吓得我都不敢去行礼打招呼。”

另一人心有戚戚的说道。

“不知道少主夫人是什么样?

我听弟子说,比倾国倾城还要美千百倍,能和邪帝比肩,跟外界传闻压根不一样!”

最后一位低声说道。

千秋陵闻言,挑了挑眉再打量三人,有须发皆白,也有头发花白的,少说也是活了三千年的大能。

结果张嘴,跟年轻愣头青没区别。

但见他过去后,三人立马嘴巴一闭,挺胸抬头维持庄重肃穆的仪态。

千秋陵心底笑的不停,表面上还是要给三位尊敬的,毕竟年龄都在他上面。

得敬老。

巫山庆见他来了,开口介绍:“三位,这位是七级神药师千秋陵。

千秋陵,这三位是神驿高阶神药师,卓前辈、楚前辈和上官前辈。”

“三位前辈好。”

千秋陵拱手行礼,打了声招呼。

三人也纷纷向千秋陵打招呼。

千秋陵在第一重大陆极为有名,就算没见过人,也都听闻过他的名字。

对于优秀后辈,三位高阶神药师尤为喜欢,一点也没有架子。

当然,在这儿他们也不敢摆架子。

墨无越:“来了。”

墨无越突然出声,慵懒邪魅的嗓音很轻,却一瞬间盖过了所有人的声音。

墨无越起身看向殿门外,闻言众人纷纷抬头看去。

只听踏踏脚步声传来,很快见到人,君九和巫柔并肩迈步走进来。

今日两人都换了干净利落的衣服,袖口扎紧,秀发束高,凭添英姿飒爽。

君九和巫柔又是不同的美,君九是灼灼如火,绝色而夺目,美的极具侵略性,潋滟无双,一眼夺去了所有人的瞩目。

巫柔则是柔美婉约的,如一朵芙蓉,国色天香。

君九和巫柔并肩走来,三位高阶神药师一看,立马锁定了君九。

心底拍手,少主夫人一定是这位!刷——墨无越瞬移站在君九面前,伸手牵上君九的手,另一只手伸出将君九鬓角一缕发丝勾到耳后去。

墨无越开口:“小九儿,我有七日没见你了。”

“喵好想好想主人!比墨撩撩更想!”

小五随后也到君九面前,故意和墨无越抬杠。

君九无奈的看着两人,大庭广众之下争宠,真的好吗?

“咳!”

霜帝来到一旁,冲巫柔轻咳了一声,巫柔立马退到霜帝身边,悄悄松了口气。

虽然是争宠,但站在邪帝身边,也仍旧觉得威压迫人!“好了,我得先考核,你们回去坐着吧。”

君九无奈说道。

“主人加油!”

小五握拳鼓舞,金碧色的眼睛闪亮亮的看着君九,然后冲墨无越冷哼了一声,扭头转身回去。

见此,君九不由挑眉问墨无越,“我闭关的这七日,你和小五发生了什么?”

“没什么,她大概是妒忌,我可以悄无声息去看小九儿你吧。”

墨无越开口,语气平静,轻描淡写的说道。

君九:……一旁巫柔眨眨眼,惊了。

她们闭关七日,邪帝来过?

不用说,墨无越都这么说了,肯定是来了的。

只是没有打扰君九,所以君九未曾察觉,其他人也是一样。

除了每日瞧见墨无越失踪一会儿的小五。

小五:好气喵!君九抬手扶额,嘴角抽了抽:“你,快回去坐着!我和巫柔要考核了。”

闻言,三位高阶神药师震惊瞪眼,深呼吸生怕目睹“家暴”。

结果更令他们惊爆眼球,邪帝“温顺”的点点头,转身回了座位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