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瓜视频下载app下载网址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妻不厌诈:娄爷,我错了!最新章节!

完颜嘉泰没想到宋真真会突然过来,像是背着她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,蹭的一下站起来:“真真……”

为了保护完颜嘉泰的隐私,其他几个人都很有眼力劲的跑到隔壁包厢去了。

这里只有汪大海跟完颜嘉泰两个。

孤男寡男,共处一室。

“不是……那个……那个……”姜小米抓着后脑勺,努力回忆有关于对方的信息。

汪大海认出了她们,笑了笑道:“又是们呀,还真是巧。”

宋真真连忙合上因惊讶而张开的嘴巴,并且将那些少儿不宜的画面从脑海中剔除:“怎么会跟他……”

只要看见他们两个人忽然呆在一块儿,就有着说不出的怪异。

“我是来看病的。”说着,汪大海朝完颜嘉泰看过去。

宋真真不解道:“他生了什么病?”

太子爷慌忙道:“别听他瞎说,我就是没事看着玩的。”

虎牙美女文艺十足

“居然还会看病?”姜小米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似的,满心好奇的围着汪大海转了一圈:“会看什么?”

汪大海道:“我家是中医,各种疑难杂症都能看。”

“真有这么神奇?”姜小米表示不那么相信。

汪大海看了她一眼:“最近是不是精神不济。”

姜小米:“……”

何怜惜碰了碰她:“真的吗?”

姜小米心虚的摸了摸鼻子:“不是才回来嘛,倒时差呢。”

宋真真见状,忍不住也想来试一把:“那我呢?”

汪大海打量了她一番,眉头迅速隆起:“……”

完颜嘉泰心里咯噔一下,生怕汪大海说什么不中听的话,伤害到宋真真。

“不是先带我看吗?怎么看起了别人呢?”

汪大海连忙伸出手,制止了完颜嘉泰:“寒气太大了。”

宋真真用手指着自己:“我?不会啊,我从来都不贪凉的,怎么可能。”

汪大海沉默了半晌:“……把手给我。”

宋真真没有犹豫,直接把手搁在了桌子上。

包厢里针落可闻,汪大海右手切完,换左手,左手不得劲,又换成右手。

完颜嘉泰在旁边看的提心吊胆,他心里一直都有个疑惑,会不会是以前那个老佣人把宋真真的身体伤着了,所以才……

“这股寒气是日积月累而成的,恕我直言,之前是不是受过冻?”

宋真真拧着眉头回忆。

她身体一向都很好,偶尔感冒发烧,这都是正常的,并没有汪大海说的那样,受过冻什么。

“没有吧。”

“再想想。”

宋真真猛然回忆起曾经还是弱智时候的光景。

那会儿她跟完颜嘉泰的关系并不和谐,把她从完颜夫妇那儿接走之后,几乎有大半年都没管过她。

冬天,宋真真冷的受不了了,想开空调,但是又不会用,她跑去敲佣人的门。

对方没有什么耐心,找到遥控器后,随便按了一个按键,便丢下她走了。

宋真真什么都不懂,以为空调是暖风,谁知道,输送出来的却是制冷。

她在开着冷气的卧室睡了一个冬天。

直到来年开春,完颜嘉泰偶尔会过来过夜了,才发现她开的是冷气,当时完颜嘉泰也没往心里去,只当是宋真真没事玩空调遥控器,不小心按错了。

宋真真蠕动了下嘴唇,轻微的点了点头。

回忆往昔,她心里真的好不是滋味。

“受凉了,又没有及时补回来,这股寒气就在身体里日积月累,月事是不是也不准?”汪大海温柔的询问道。

宋真真红着脸点头。

汪大海收回手,语重心长道:“幸亏发现的早,等下我开副中药给,坚持喝一段时间,等到了夏天,我再换一副给。”

有种说法叫冬病夏治。

中药治疗缓慢,但是效果很惊人,都是连根拔起的。

见识到汪大海专业的一面后,几个人顿时对他肃然起敬起来。

“哎……那再帮我瞧瞧呢。”姜小米连忙把手伸出去。

汪大海笑了笑:“注意休息就行,其他没什么,是药三分毒,吃多了没好处。”

“那我呢?”何怜惜问。

汪大海端详了她一阵子,忽然笑了:“恭喜了。”

何怜惜没反应过来:“恭喜?”

汪大海示意她把手腕放在桌上,何怜惜赶紧伸过去给他。

汪大海只切了半分钟,便收回手笃定道:“是个男孩。”

何怜惜:“……”

在蒋旭东日夜不休的耕耘下,终于有了结果,但是这个结果……何怜惜不知道是好还是坏。

蒋旭东就在隔壁,在汪大海宣布完结果的时候,他莫名的打了个哆嗦。

“旭东怎么了?”娄天钦觉察到他的不对劲。

蒋旭东摇摇头:“没事。”

那边汪大海开完药方,彬彬有礼的递给了宋真真,完颜嘉泰想开张支票给他,却被汪大海拒绝了。

“大家都是朋友,举手之劳而已,以后……”

完颜嘉泰下意识的退到宋真真的背后,他以后还想干嘛?

汪大海哀叹了一口气,默默地转过头:“以后身体有什么不舒服,都可以来找我。”

“我送吧,汪神医。”宋真真连忙丢下老公,殷勤的替他打开门。

汪大海在门口驻足了一下,回头陈恳道:“喝药的这段时间,有些事能不做,就不要做了。”

他说的很含蓄,但是在场的每个人都听懂了。

完颜嘉泰一听,顿时傻眼。

“那什么时候才行啊?”他脱口问道。

宋真真恨不得一脚踹死他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公然讨论这些问题,他要不要脸啊。

“等我通知。”

太子爷:“……”

聚餐结束了,各自领着各自的伴侣回家。

蒋旭东喝了点酒,何怜惜开车载他,遇到红灯的时候,何怜惜犹豫了半晌:“旭东……”

“嗯?”冷清的男人回应了一声。

“我怀孕了。”

蒋旭东一愣,蹭的一下坐直了身体,喜出望外:“真的吗?”

何怜惜害羞的点了点头,小手摸了摸肚子:“……是个男孩。”

蒋旭东面容一僵:“男孩?谁说的?”

“刚刚让那个中医看了一下,他说是男孩。”何怜惜瞅着蒋旭东复杂的面容:“没事吧?”

蒋旭东捂着半边脸,哑然失笑道:“我感觉自己白努力了。”